欢迎访问柳州妇女网!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巾帼心向党

【柳州党史】开辟柳州城市工作新局面(十)

  发布日期:2021-10-22   |  来源:中共柳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将本文分享到:
第三节 工运学运的进一步发展
三、龙城中学的“寻师”运动

龙城中学是中共党组织的重要活动地点,曾任柳州党组织领导人的杨烈、陈光、侯信、罗杰林等先后以龙城中学教师、职员身份为掩护,领导柳州的地下工作。龙城中学校长高天骥是一位进步人士,从抗战时期开始便与共产党及进步力量有来往,他思想开明,积极支持党领导的学生抗日活动和反对国民党的爱国民主运动,龙城中学的班导及重要的教学岗位多由中共党员和进步分子担任。龙城中学在当时是一所进步的私立学校,它自然地就成了敌人的眼中钉。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强渡长江,挥戈南下。国民党桂系为保住广西老巢,重兵进驻柳州。柳州城军警林立,岗哨密布,一片白色恐怖。柳州党组织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鼓舞人民的斗志,在5月14日散发的《警告柳州特务书》中,点名警告大小特务20余名。传单散发后,柳州全城轰动,被点了名的特务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对于共产党散发传单的行动,国民党桂系头目大为恼怒,下令严查。他们从桂林调来一批特务,首先选定龙城中学为突破口,企图逮捕一批进步老师,以寻找中共党组织的线索。


5月18日中午,中共广西省城工委书记陈枫突然接到内线情报,敌特马上要对龙城中学的方宏誉、罗杰林、毛恣观、丘行、唐美真等5位党员教师下毒手了。情况紧急,陈枫立即召集柳州党组织负责人梁山、胡习恒、熊元清研究应变措施,决定通知已被列入黑名单的5位教师于次日下晚自习后秘密转移。同时为了打击敌特的凶恶气焰,激化特务派系之间的矛盾,揭露反动派迫害进步教师的阴谋,决定采取先发制人的手段,在龙城中学发动寻找“失踪”老师的运动(简称寻师运动),给敌人一个出其不意的打击,变被动为主动。


5月19日晚,5位教师分两批安全撤离了学校,转移到安全的地方。第二天,几个班的学生发现自己的老师没有来集队早操,上课铃响了,又没有来上课。周民震等几个知情的中共党员学生,发动老师、学生去学校教务处询问。得到的答复是没有请假,也不知去向。学治会的几个负责人及教务处的老师即到宿舍查找,发现有些房门紧锁,有的房门虚掩,但各种衣物原封不动,有的作业本改了一半,连钢笔也未套上。到了晚上,5位老师仍然不知去向。第三天,社会上也出现了一些谣传,有的说河面上发现了几具捆绑了手脚的尸体,顺水漂流;有的说看见了龙城中学老师被打得遍体鳞伤、鼻青眼肿,推上汽车运到外地去了;还有的说昨晚在更新亭旁边听到了枪声,老师可能被暗害了......整个学校呈现出一片悲愤的气氛。


5月22日,龙城中学学治会按照柳州党组织的布置,在学校礼堂召开全校师生大会,正式发起寻师运动。800多名师生聚集学校礼堂,礼堂内外贴满了“反对迫害,还我老师!”“我们要读书,我们要自由!”“敬爱的老师,你们在哪里?我们想念你!”的大幅标语。会上,学治会主席周民震首先报告了5位老师的失踪情况和两天来寻找的经过,接着宣读了几封要求开展寻师运动的来信。其中有一封来信这样写到:“当我们听到5位老师突然失踪的消息时,晴天一声霹雳,使我们感到异常震惊和悲痛。5位老师都是我们熟悉的良师益友,他们像兄长和姐姐一样和蔼可亲、诲人不倦,关怀和教育我们成长。他们的音容笑貌、举止言行仍历历在目。但是万万想不到反动派的迫害,竟使他们失去了生存的权利。龙中是一块正在耕耘的美丽园地,但是这块园地不能没有辛勤劳动的园丁。同学们!行动起来,向社会呼吁:‘还我老师,还我民主!’‘我们要读书,我们要自由!’”随后,周民震激情地朗读了一首极具战斗性的诗歌:“风在吼,山在摇,柳江河水泪滔滔。敬爱的老师啊!你在哪里?你可听见我们心里的呼叫? ......吹熄灯,我们不怕,你能吹熄太阳么?”听完周民震的讲话和诗歌朗读,整个会场气氛显得十分凝重,许多同学泣不成声,有的甚至放声大哭。同学们纷纷上台讲话,回忆这5位老师对教育事业的赤诚和又对学生的爱护之情,谴责反动派的政治迫害。最后,由学治会副主席刁蕴冰宣读了成立寻师委员会的决议和向国民党柳州专员公署、柳江县政府、参议会以及社会各界发出的寻师呼吁书。寻师委员会的成员由学治会理事中的中共党员周民震、潘瑞才、明乐、周民霖、刘明文、刁蕴冰等组成。


会后,按照寻师委员会的布置,各班组织了讲演、出版壁报,缅怀5位老师的深厚情谊,揭露反动派对龙城中学的种种迫害。学生们自动写了许多文章、诗歌张贴出来。周民霖、潘瑞才两人撰写的《哭敬爱的老师方宏誉》一文,讲述了方老师经常深夜到学生宿舍查铺,还以自己微薄的工资帮助贫苦学生的事迹,许多同学含着眼泪围观摘抄。与此同时,《团结就是力量》《古怪歌》等进步歌曲在校园内到处传唱。


在党组织的指导下,寻师委员会有意识地把寻师运动从校内扩大到校外。在柳州十字街头、各电影院门前到处都张贴有“寻师启事”的大幅海报,群众看了这些海报十分震怒,社会上的进步人士也到处奔走呼吁!龙城中学校长高天骥和一些校董还跑到特务头子和警察局长的家去质问。在党组织的布置下,柳州中学、柳庆师范、柳州高级工业职业学校、柳江县中等各学校配合行动,举行抗议集会,并写来声援信。为了把寻师运动进一步推向社会,更加充分地揭露敌人迫害进步师生的阴谋,寻师委员会决定把“寻师启事”刊登在国民党的报纸上。由潘瑞才起草了一份“寻师启事”,然后派刘明文、周民霖等几个同学到国民党《广西日报》(柳州版)交涉。开始,该报社营业处拒绝刊登,经过激烈辩论,该营业处理屈词穷,不得不同意登报3天。5月25日,《广西日报》(柳州版)在第四版的广告栏里以头条位置、大号字标题登出了“寻师启事”。


“寻师启事”的刊登,使事态波及全省,国民党当局惊慌失措,一筹莫展。老师“失踪”的最初两天,由于中统、军统和桂系特务各立系统,彼此间一时弄不清真相,都以为是对方为了抢功先动了手,后来才知道谁都没有抓到人。柳州专署专员罗浩忠从报纸上看到“寻师启事”后暴跳如雷,大骂报社的人是笨蛋,见钱眼开,做了“为虎作伥”的蠢事;又痛斥手下特务是一群饭桶,没有抓住共产党,反而被共产党“倒打一耙”。由于寻师运动一直在党组织的领导下进行,采取的方法和策略即奇特又巧妙,使得国民党当局一直处于被动地位。尽管他们想方设法来破坏这一运动,但均未得逞。


寻师运动历时10多天,已经达到了发动群众、教育群众和揭露敌人迫害阴谋的目的,中共广西省城工委书记陈枫指示柳州党组织不再与敌人纠缠,通知龙城中学党组织胜利结束这场斗争。寻师运动最后以发动师生捐款救济“失踪"老师家属的活动而告结束。寻师运动以后,龙城中学学生运动更加活跃,中共党组织、爱青会和学联有了迅速发展,一批学生运动的骨干被输送到农村参加武装斗争。校长高天骥因在寻师运动中同情和支持学生,并对国民党特务的所作所为表示不满,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记恨,广西省政府于8月撤了高天骥的校长职务。继而在9月4日的省政府第“994”次例会中,以“庇纵匪党、策动不法活动,败坏校风,淆惑人心,破坏戡乱工作”为由,解散了龙城中学。



  • 柳州妇女
    微信公众号
  • 柳州妇女
    今日头条
  • 儿童少年
    活动中心
  • 柳州家教
    163微课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