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柳州妇女网!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巾帼心向党

【柳州党史】开辟柳州城市工作新局面(八)

  发布日期:2021-10-14   |  来源:中共柳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将本文分享到:
第三节 工运学运的进一步发展
 一、柳铁工人的四次罢工斗争


柳州是广西以及大西南的交通枢纽,铁路是个要害部门。湘桂黔铁路工程管理局(简称柳铁)下属的局机关、机务段、水电厂等部门,一直是中共党组织开展工人运动的重点。为配合解放军南下作战,破坏国民党铁路运输线,党组织从1948年秋开始就派中共党员和革命分子到柳铁机务段宣传党的政策,在进步工人中发展爱青会员,领导工人群众开展反内战、争取民主与自由的斗争,并成立了湘桂黔铁路职工协会和湘桂黔铁路秘密工会,作为团结组织工人群众进行斗争的组织。由于工运干部不足,这两个组织规模小,会员也少。为了加强对柳铁工运的领导,中共广西省城工委接收了省农委在柳铁的群众组织和革命分子的组织关系,交由中共柳州县委领导。


1949年5月,柳州县委将湘桂黔铁路职工协会、湘桂黔铁路秘密工会两个群众组织合并,建立了湘桂黔铁路职工解放联合会。从5月中旬开始,柳州党组织派共产党员胡敬芝、牟德成、刘达尊等人进入柳铁,他们依靠铁路原有的群众组织成员的关系及其他社会关系,在职工群众中访贫问苦和结交朋友,从中进行革命思想教育,很快发展了一批党员,建立了3个工作据点。其后,又在局机关、机务段、水电厂建立了中共党组织,并由这些党员单线联系和领导113名解联会员。自从柳铁建立了党组织后,柳铁的工人运动有了党的坚强领导,工人运动沿着健康的道路顺利发展,革命斗争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1949年1月以后,国民党方面鼓吹“ 和平谈判”,一方面备战谋和,企图划江而治,极力扩充军备。由于国民党政府穷兵黩武大打内战,致使经济萧条、物价飞涨、货币贬值,铁路局常常不按月给职工发放工资,即使发放也要大打折扣,广大铁路职工生活困苦不堪,不少职工被迫靠打零工或摆地摊维持生活。为维护工人的基本生存权力,在共产党的领导下铁路工人开展了四次声势浩大的索薪罢工斗争。


1949年4月,党组织酝酿以柳铁机务段工人为主力军开展罢工斗争。为充分发动工人群众,决定由中共党员周正起草一份《告铁路工人书》,号召铁路工人团结起来,向国民党铁路当局要工资、要饭吃。《告铁路工人书》写好后,以传单方式先在机务段的进步工人中秘密分发,接着在水电厂、铁工厂、柳州车站、工务段的职工中散发。同时还写好鼓动工人罢工的标语,如“工友们,你们饿吗?大家去找铁路局长要饭吃”等等。发动广大铁路工人为解决生活之计开展索薪罢工斗争。


4月16日早上,当罢工的汽笛声鸣响后,机务段所属的车间、工场的200多名工人,放下手中的活,在温燊恒、梁配溪、唐盛辉等人带领下,有组织地向路局办公大楼走去,要找局长要饭吃。在机务段工人的影响下,铁工厂、水电厂等单位的工人也跟随机务段的罢工队伍一起来到局办公大楼。400 多名工人将局长办公楼团团围住,工人们高呼“钱不到手,绝不离开!”局长袁梦鸿被工人罢工的情形吓坏了,被迫答应给工人补发工资。罢工持续到下午2时,各单位来人通知回去领工资,罢工的工人才逐渐离开局长办公大楼。索薪罢工取得了胜利,工人群众通过罢工斗争得到了锻炼,积累了斗争经验,为第二次罢工斗争提供了借鉴。


国民党当局为了缓和与工人的矛盾,在第一次罢工后就撤销了袁梦鸿的局长职务,委任副局长王之翰代理局长。王上任后,见到工人在领了补发的工资后,情绪稳定,上班正常,以为工人好欺负,又停发工人的工资。7月中旬,发薪的日期早已过去,而6月份的工资还渺无消息,广大职工怨声载道。柳铁3个据点的中共党组织负责人王椿湘、罗建国、陈聚魁分别向中共柳州县委负责人胡习恒汇报铁路情况,并请示对敌斗争策略。经胡习恒和熊元清研究后决定用公开合法的方式,领导柳铁工人开展索薪罢工斗争。这3个据点的党组织经过充分准备后,于7月26日上午9时,有组织的汇集了机务段、水电厂、工务段、材料厂、工务修理所、柳州车站及柳北机务段等单位的近千名职工,包围了局长办公大楼,公开喊出了“火车无煤开不动,工人无饭不能活!”“我们要饭吃!路局要补发工资!”的战斗口号。这时柳州的客、货列车不能正点开出,铁路运输处于半瘫痪状态。工人代表冲进局长办公室,要求局长王之翰立即清发工资欠款。王听后哭丧着脸向工人代表“诉苦”,把拖欠工资的责任推到广州的国民政府交通部头上。于是双方僵持甚久,互不退让。


党组织为了打破僵局,从“有理有利有节”和斗争“适可而止”的策略出发,通过职工代表与路局谈判,采取折衷方法进行解决,以达到初战小胜,鼓舞斗志。即路局马上给每个职工暂发大洋2元维持生活,一星期后局方设法清发欠款。谈判结束后,局方兑现了每人暂发2元银元的诺言,这次罢工斗争取得了初步的胜利。8月初,国民党铁路当局为沟通广西、广东、湖南、贵州的铁路交通,保障国民党军队败退道路的畅通,稳定广大铁路工人的情绪,迫不得已又撤换王之翰,调来了杨忆祖任局长。


罢工过后党组织分析了当前形势后指出:局方是在玩弄缓兵之计,到时他们不会轻易地兑现清发全部欠款的。为此,要求铁路党组织通过解联会员串联广大职工,警惕敌人的阴谋,切不要为眼前的小胜利而陶醉,要准备迎接更大斗争的到来。事情果真如此,一个星期的期限早已过去了,拖欠的工资也没有按时发放,而且局方在玩“空城计”,激怒了饥饿的职工。此时,又从局方的口里传来了交通部拒绝清发6月份以前的欠薪,而且还要铁路职工饿着肚子与他们“共体时艰”“欺乱建国”的消息。柳铁工人反饥饿斗争的烈火又熊熊燃烧起来了。


这时党组织收到路局国民党特别党部、黄色工会与交警部队阴谋镇压工人运动的情报,认为敌人一定会加强对路局机关大楼的防范,如果罢工斗争仍然采用集会或包围局办公大楼的方式,敌人很可能以罢工群众违反国民党桂林绥靖公署1949年5月发布的“令”——“不得煽动罢工罢学以及聚众游行集会暴动"为由,实行武装镇压。胡习恒与柳铁3个据点负责人分别接头时研究了对策,决定改变斗争方式,广泛发动群众,以公开合法的说理斗争以智取胜,即采用联合签名总辞职索薪(实际上就是不宣布罢工的罢工斗争),并组成索薪请愿代表团向局方进行公开合法的说理斗争。同时,共产党员、解联会员、进步分子一齐出动,动员职工群众在“要吃饭、要生存、要发薪,请签名”的册子上签名。


8月25日,职工代表将签名册送给了局方,并向局方郑重声明,如果局方不给职工清发欠薪,职工们不能饿着肚子工作,只好总辞职离开侯路自谋生路,并决定从9月1日起一律停工待命。局方为了应付工人的斗争,授意路局国民党特别党部和黄色工会出面为局方负责人打掩护,又一次把矛盾上交给交通部,并同意组成路局请愿代表团去广州找行政院长和交通部解决问题。在请愿团启程之后,胡习恒又要求柳铁的党组织,发动职工以肚饿无力为由实行怠工、停工,使列车不能正点运行,继续给局方施加压力。由于请愿团在广州坚持说理斗争,加上解放大军从湖南、广东步步逼近广西,反动派眼看这个西南大动脉处于半瘫痪状态,对“戡乱建国”十分不利,于是只好妥协让步,被迫给全路职工补发了3个月的工资。至此,第三次索薪斗争大获全胜。


10月间,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在衡(阳)宝(庆)战役中歼灭了国民党桂系主力。国民党桂系残余部队为撤回广西境内,必须保持唯一的湘桂黔铁路畅通无阻。为防止铁路工人再次罢工,国民党铁路当局调来王文彦当局长。王到任后,认为有大批国民党军队从湖南退守柳州,可以有军队保护铁路运输的安全,工人们不敢再闹事了。于是又开始停发工人的工资。但事实上,这些到柳州的国民党军队都是丧家之犬,自身难保,他们哪里还顾得上铁路的事。所以当柳州城工委带领工人们举行第四次罢工时,国民党当局只得以撤换王文彦的局长职务来平息工人们的不满情绪。


柳州铁路工人的罢工斗争严重地打击和削弱了反动势力,充分显示出觉醒了的工人阶级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通过罢工斗争,不仅暂时解决了工人群众生活困难的问题,还迫使4名路局局长下台,并有效地削弱了国民党的军事运输和经济能力,有力地配合了人民解放军在正面战场的作战。




  • 柳州妇女
    微信公众号
  • 柳州妇女
    今日头条
  • 儿童少年
    活动中心
  • 柳州家教
    163微课堂